#
客服热线:0311-83499578
资讯电话:
139-32128-146
152-30111-569
客服电话:
0311-83499578
数据指标

关于高炉炉缸碳砖温度升高的交流

时间:2018-05-08 10:32:03|浏览:|评论:0条   [收藏] [评论]

尚美诺

刚刚完这几天的讨论,好像田老师提成一个话题还没有来得及讨论哈,今天有时间的老师欢迎加入

尚美诺

前几天的一个实际交流供大家参考,思考。一个2000的高炉,偶尔炉缸碳砖温度急升,温度上升按照秒记,甚至赶上渣皮脱落冷却壁温度上升的温度。如前几天:南铁口休止,仅北铁口出铁,铁口断了偏浅,出铁白烟滚滚,北铁口下的碳砖温度从正常猛升到七八百℃。吓人。采用降低冶强,堵风口,钒钛护炉措施,铁口恢复正常,出铁正常,炉缸温度恢复正常。前后三五天,惊心动魄。

王国良

[微笑][微笑]

魏红玉

@王国良 尚总都问你好了,还不赶紧发个红包?[呲牙]

尚美诺

什么原因?哪个措施有效?有什么解决办法?

尚美诺

魏红玉 魏总好

尚美诺

红包我来发[耶]

魏红玉

@冶金交流中心尚美诺 谢谢

尚美诺

@王国良 谢谢王总

尚美诺

@秦国玉 谢秦总

尚美诺

魏红玉 魏总客气了[耶]

尚美诺

@苏澄 田力 谢谢,[耶]

安德窑炉王计平

这座高炉锌负荷应该很高。炉缸碳砖与碳砖之间有较大空隙,煤气(甚至是热风)带大量锌蒸汽下窜富集,会导致炉缸侧壁温度快速上升,与田总说的现象比较吻合。

秦国玉

@安德窑炉王计平 [强][强]

胡启晨-河北钢铁技术研究总院

碳砖缝隙比较大,可以考虑灌浆试试

安德窑炉王计平

刚才有错误,纠正一下:
这座高炉锌负荷应该很高。炉缸碳砖与碳砖之间、碳砖与冷却壁之间有较大空隙,煤气(甚至是热风)带大量锌蒸汽下窜富集,会导致炉缸侧壁温度快速上升,与田总说的现象比较吻合。

苏澄田力

@安德窑炉王计平 [握手][强]

苏澄田力专家

@胡启晨-河钢集团钢铁技术研究总院 [握手][强]

胡启晨-河北钢铁技术研究总院

@苏澄 田力 @秦国玉 @冶金交流中心尚美诺 [握手][握手][握手]

包头安德窑炉王计平

个人意见,仅供参考!我们曾经在多座高炉发现类似问题,冷却壁前端放出大量液态锌,碳砖与碳砖之间也已经有铁渗入。

秦国玉

@胡启晨-河钢集团钢铁技术研究总院 [握手][握手]

湖北

@苏澄 田力 谢谢

胡启晨-河北钢铁技术研究总院

@秦国玉 [握手][握手][握手]

胡启晨-河北钢铁技术研究总院

@安德窑炉王计平 灌浆钻孔的时候就会放出来吗?

苏澄田力

@胡启晨-河钢集团钢铁技术研究总院 一般钻孔到冷却壁前段,不会出来。但是放残铁时,烧深些会出来,甚至流几个小时。

安德窑炉王计平

@胡启晨-河钢集团钢铁技术研究总院 是的,就是钻灌浆孔时候流出来。

胡启晨-河北钢铁技术研究总院

@苏澄 田力 @安德窑炉王计平 都学习了![强][强]

秦国玉

@安德窑炉王计平 放完炉缸侧壁温度会下来吗?

安德窑炉王计平

您客气了,我第一次见到时也是很奇怪,后来再看到就“习惯了”。

安德窑炉王计平

@秦国玉 放完锌砖衬温度有所降低,灌浆后降幅明显。

苏澄田力

@安德窑炉王计平 那温度很高了。

胡启晨-河北钢铁技术研究总院

@安德窑炉王计平 一般钻到哪个深度位置开始向外流呀?

苏澄田力

流不流出,是温度决定的。

秦国玉

@安德窑炉王计平 有道理,灌浆后切断了煤气通道,切断了热量传递通通。

秦国玉

铅的熔点328,锌的熔点419

安德窑炉王计平

钻到碳捣料前端

苏澄田力

@安德窑炉王计平 冷却壁前面捣料。

秦国玉

我们从测温孔,曾多次放出铅

安德窑炉王计平

碳砖冷面温度500多℃,最高的有700℃的。

苏澄田力

炭捣料位置。

安德窑炉王计平

@苏澄 田力 是的田总,是冷却壁前面的碳捣料

苏澄田力

@安德窑炉王计平 正常炉缸此处50~70℃。

胡启晨-河北钢铁技术研究总院

肯定是液态的长期在积存了,只是打穿了通道而已

秦国玉

@安德窑炉王计平 @苏澄 田力 @胡启晨-河钢集团钢铁技术研究总院 这种温度升高,属于相对好处理的

安德窑炉王计平

碳捣料前端温度一般在100℃以上,碳捣料冷面与冷却壁接触面温度低些。

南京张宏涛

碳砖冷面温度吗?

秦国玉

@安德窑炉王计平 王总,温度是在钻孔时测的?

安德窑炉王计平

其实碳砖冷面发现液态锌就已经很危险了,因为液态锌说明碳砖冷面温度已经很高了。

安德窑炉王计平

就是在开灌浆孔时测的碳砖冷面温度。

天丰白雪松(原邯郸涉县天铁)

高温锌蒸汽冷凝

安德窑炉王计平

冷却壁与碳砖之间有较大的空隙,一般会伴随着碳砖外移,而碳砖外移后在碳砖与碳砖之间就形成了空隙,铁水随之进入。

天丰白雪松(原邯郸涉县天铁)


天丰白雪松(原邯郸涉县天铁)


胡启晨-河北钢铁技术研究总院

有可能是钻孔时打通了缝隙,顺着这个地方流出来的

天丰白雪松(原邯郸涉县天铁)


安德窑炉王计平

如果冷却壁与碳砖之间相对密实,导热良好,即使是煤气中有锌蒸汽,也会冷凝固化成固态锌,固态锌的危害就不大了。

秦国玉

这种温度不是因窜煤气引起的吗?也就是说通过濯浆可以控制甚至消除,那不也就是说,不是炉缸侵蚀引起的,这样看,不是并不危险吗?[微笑]

天丰白雪松(原邯郸涉县天铁)

我这块锌,就顶到炉皮了。

王国良

风口里出来的

秦国玉

除非,既窜煤气,同时伴有比较严重的侵蚀

秦国玉

@白雪松•天铁~天丰炼铁•大铁匠 [玫瑰][握手][握手]

胡启晨-河北钢铁技术研究总院

@白雪松•天铁~天丰炼铁•大铁匠 这块锌积存了很多次了,是多次冷凝积存的

安德窑炉王计平

@秦国玉 秦总,冷却壁与碳砖之间碳捣料如果很疏松,不仅仅会窜煤气,还会导致碳砖受力外移,这是真的可怕的地方。

秦国玉

@安德窑炉王计平 [强][强]

秦国玉

还是要早点灌,定期灌,防止碳砖外移

安德窑炉王计平

高炉炉缸侵蚀是必然存在的,只是每座高炉侵蚀状况不同而已。而窜煤气说明冷却壁与碳砖之间有空隙,这也会导致冷却水无法有效的带走碳砖集热,无法促进碳砖热面形成相对稳定的渣铁壳,所以会加快碳砖侵蚀。

安德窑炉王计平

有的人认为完全靠灌浆就可以解决炉缸侵蚀问题,我说那样的话,我们的高炉就永远不用大修了![调皮]

胡启晨-河北钢铁技术研究总院

捣打料很难均匀的,人为因素影响最大,这块不容易控制

安德窑炉王计平

灌浆只是高炉长寿维护的手段之一,目的就是消除空隙加强导热占据空隙防止碳砖移位,不是万能的,但也是高炉生产期间最简单、最有效的手段。

胡启晨-河北钢铁技术研究总院

@安德窑炉王计平 灌浆只是修复手段,往往出现问题再灌,已经出现问题了

安德窑炉王计平

@胡启晨-河钢集团钢研总院 是的胡总,得了糖尿病就必须靠胰岛素了!最好还是预防为主!

胡启晨-河北钢铁技术研究总院

灌浆也有弊端的,压力,位置都要控制好,不能愣灌

秦国玉

@安德窑炉王计平 @胡启晨-河钢集团钢研总院 [强][强]

南京张宏涛

有时候找不到气隙通道,开了孔却灌不进去

包头安德窑炉王计平

高炉灌浆就像给人看病一样,有的赤脚大夫看协和医院能做心脏移植,他也想做,结果就给做出问题来了。但我们得了病总还是要去看大夫的,只是不能找庸医来看了!

胡启晨-河北钢铁技术研究总院

低温浆体遇到高温接触面,也会影响接触面,造成粉化

安德窑炉王计平

@南京 张宏涛 是的,很多单位是这样的,找不到空隙,也就灌不进去料,当然也就没有效果了。

胡启晨-河北钢铁技术研究总院

对治理空隙效果还是不错的,但对缓解侵蚀还得重新衡量一下

安德窑炉王计平董事长

@胡启晨-河钢集团钢研总院 分什么材料,材料选择正确不会造成碳砖粉化,但有可能会造成碳砖因温度巨变而产生脆裂。

胡启晨-河北钢铁技术研究总院

@安德窑炉王计平 [强]

天丰白雪松(原邯郸涉县天铁)

秦哥好,大家好,好久不聊啊。

安德窑炉王计平

@胡启晨-河钢集团钢研总院 对缓解侵蚀也是有理论依据,而且有百余座高炉实际检验的。

胡启晨-河北钢铁技术研究总院

@安德窑炉王计平 肯定邮有效果的

苏澄田力

[握手][强][强][强]

胡启晨-河北钢铁技术研究总院

炉前做泥套和这个道理差不多,有时离股了,泥炭套用不住,尤其是铁口煤气火大的时候,出现接触面粉化

胡启晨-河北钢铁技术研究总院

@安德窑炉王计平 你们专业啊,我呢,怀疑,没依据的

秦国玉

@白雪松•天铁~天丰炼铁•大铁匠 [微笑][微笑]是,好久没聊了

胡启晨-河北钢铁技术研究总院

我也潜水好久了

秦国玉

@胡启晨-河钢集团钢研总院 那太不够意思了[微笑]

安德窑炉王计平

@胡启晨-河钢集团钢研总院 胡总,没关系的,大家讨论就应该有不同的观点。

苏澄田力

@安德窑炉王计平 [握手][呲牙][强]庸医会唬人,成为名医的。

苏澄田力

[偷笑][偷笑][偷笑][偷笑]

秦国玉

[呲牙][呲牙][呲牙

]安德窑炉王计

@苏澄 田力 有道理![

调皮][调皮][调皮]

苏澄田力

有人担心灌浆会完成炉缸爆炸或烧穿,如沙钢的事例。[尴尬]

胡启晨-河北钢铁技术研究总院

@秦国玉 呵呵,没法呀

秦国玉

@胡启晨-河钢集团钢研总院 [调皮][调皮]

秦国玉

实际好多原理并不复杂,只是让庸医在唬人时,搞复杂了

胡启晨-河北钢铁技术研究总院

都是大夫,赤脚大夫呀

秦国玉

还有就是和大家沟通不够,自己又不够勇敢,最后把个简单问题搞神秘化了

秦国玉

听高手一说,原来这么简单[强][强][强][强]

胡启晨-河北钢铁技术研究总院

@秦国玉 操作控制高炉不靠猜就都成高手了

秦国玉

@胡启晨-河钢集团钢研总院 有人见的多些想的多些,有人则少点,多交流,都有提高[握手][握手]

胡启晨-河北钢铁技术研究总院

@秦国玉 多交流探讨都能提高的,最好还有不同的声音进步更快[握手][握手]

秦国玉

[强][强][握手][握手]

胡启晨-河北钢铁技术研究总院

跑题了,继续!

秦国玉

除非王总给大家讲讲怎样确定灌浆位置[调皮][调皮]

胡启晨-河北钢铁技术研究总院

支持![强][强]

吴强国

@秦国玉 @胡启晨-河钢集团钢研总院 
这是要王总贡献独门秘笈啊![微笑]

丙来

@秦国玉 灌浆我有体会

丙来

最好从第一段冷却壁下选点

丙来

使浆从下往上走,最终覆盖温度高的区域

丙来

避免因浆下沉,温度高的区域浆下沉又出现空隙

丙来

同时对于后期高炉来说,灌浆也比较安全

苏澄田力

[呲牙][强]

丙来

选择灌浆料也有学问,不要灌哪些树脂多非常稀的料子。树脂对碳砖和冷却壁之间碳素捣料有破坏作用

丙来

而且对碳砖寝室比较严重的部位,树脂高流动性太好太稀的料子,容易钻缝,引起炉钢烧穿

丙来

个人见解。

胡启晨-河北钢铁技术研究总院

@丙来李 [强][强][强]

苏澄田力

@丙来李 [握手]好久不见,一鸣惊人。[抱拳]

苏澄田力

今晚感谢大家,收获不少。高炉炉缸温度高,灌炭胶是个不错的办法。如果担心碳砖太薄,可以选择炉底或温度不高的地方,才用间歇式压入试试。

苏澄田力

我们530小高炉,开炉一年半后,炉缸炭砖温度(电偶插曲15mm)达到了1030℃,而且持续这个温度,当时灌炭胶后,温度下降到780℃并稳定,生产了6年后又上升几十℃,再次灌浆降低到450℃,又生产两年,停炉。停炉也不是炉缸问题。

丙来

@苏澄 田力 哈哈天天看到你啊

丙来

我们灌浆灌的多,心得有一点点

丙来

[尴尬]俺是一闲(贤)人[偷笑]

丙来

哈哈有需要灌浆的找我啊

河北刘郎

@苏澄 田力 男老板,把你那斗鸡抓来几只,炖点小蘑菇,味道肯定是爽极了[偷笑]

苏澄田力

灌浆位置,压浆方式,灌浆时机,材质和粘结剂选择,对于灌浆是否成功非常重要。一个环节不对,灌浆就不会有好的效果。

丙来李

是啊

苏澄田力

@丙来李 你不在济钢了?[呲牙]

丙来李

在啊

苏澄田力

我还以为你单干了呢。

苏澄田力

@河北刘郞 [呲牙]

苏澄田力

晚安了[呲牙]

王行伟

@苏澄 田力 丰收了[强]


上一篇:关于同样的钛保护层,在长年冶炼钒钛矿的高炉中为什么不能保护炉缸的讨论
下一篇:关于炼钢工序实施钢包加盖的建议
分享到:
[腾讯]
关键字:无

降本增效排行榜

更多+企业招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