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客服热线:0311-83499578
资讯电话:
139-32128-146
152-30111-569
客服电话:
0311-83499578
数据指标

【独家】第二次关于“闷炉与开炉的注意事项”微信群讨论

时间:2017-06-07 08:47:46|浏览:|评论:0条   [收藏] [评论]

第二次闷炉与开炉的注意事项微信群讨论

秦国玉

我记得上次关于闷炉注意事项,说了不少

秦国玉

开炉,只是开了个头,概述了一下,具体内容,基本沒说

裕华张振国

板凳做好,静听来讲[鼓掌]

秦国玉

严格来说,闷炉也只是讨论了个大概,最复杂最难的借闷开炉调整炉况部分,只是提了一下

秦国玉

因为新,所以会有些好的感觉,但具体内容方法,也几乎没提

秦国玉

@天津轧三 张振国[玫瑰][玫瑰]

秦国玉

闷是为开做准备

迁安韩辉

[愉快]

秦国玉

闷的再好,没开好,也是一场空

秦国玉

@迁安韩辉[微笑]

迁安韩辉

[鼓掌]

迁安韩辉

在了

元立杨立虎

[表情]

秦国玉

@迁安韩辉谢了兄弟!

秦国玉

开,应该比闷更重要

秦国玉

我自己也是在开炉遇到困难,才开始对闷妒有了分析

秦国玉

开炉大概分两种

秦国玉

一种是新炉开炉

秦国玉

一种是闷炉开炉

秦国玉

有区别也有共同点

秦国玉

新炉开炉比较简单,难点在设备调试

元立杨立虎

我表示插不上话,刷下存在

秦国玉

闷妒开炉难一些,特别是闷前炉况差的高炉

秦国玉

@元立_杨立虎谢谢支持

秦国玉

还有闷炉方案差的高炉

秦国玉

都需要在开炉过程中,想办法调整

秦国玉

有很多论文叙述开炉过程,总结分析开炉原理

元立杨立虎

这是关键,开炉得根据实际情况调整进度和装料

秦国玉

但大多数都是针对单一高炉

秦国玉

甚至只针对某一次开炉

裕华张振国

@秦国玉[]高炉的奥妙就在于同一个事故表象处理的办法不一定一样。

秦国玉

@天津轧三 张振国谢谢

裕华张振国

继续[偷笑]

秦国玉

而且我觉得,重复的内容偏多,有创意的发现、观点、方法少

秦国玉

我把自己几点体验,拿出来,请大家分析

秦国玉

一个是,我认为开炉是一个加热高炉的过程

秦国玉

特别是加热炉缸

迁安韩辉

迁安韩辉

同意

秦国玉

@迁安韩辉[微笑]

韩飞,天津轧三

大家晚上好,

秦国玉

加热的越快,开炉就越快,因炉缸温度低而引起的事故,就会越少

迁安韩辉

对的

天丰白雪松

迁安韩辉

@韩飞,天津轧三好,

韩飞,天津轧三

今晚讨论哪方面呢

迁安韩辉

开炉呢

天丰白雪松

一热解千愁

韩飞,天津轧三

秦国玉

比如渣铁物理热低,铁口难开,铁粘炮,凝死沟、撇渣器,粘包,甚至烧风口

韩飞,天津轧三

长期焖炉基本上三四天全风就算快速的

秦国玉

还能避免因铁口难开而引发的跑大流,风口灌渣等恶性事故

秦国玉

真是一热解千愁

秦国玉

但怎样让炉缸快速热起来呢?

秦国玉

最原始的办法,是用渣铁加热

秦国玉

扯的远点

张店张吉增炼铁厂长

@秦国玉[]

裕华张振国

这两种思路,还有一极大缺点,就是加热顺序是从风口向铁口,靠风口的区域先加热,而铁口区域最后加热,经常会出现风口已很热,铁口却不暢的现象,这种顺序不合理

秦国玉

我们知道,计算高炉热平衡,有两种方法

秦国玉

@天津轧三 张振国[]

秦国玉

@张店张谢谢[握手]

裕华张振国

@秦国玉抄袭你的[偷笑]

秦国玉

@天津轧三 张振国不,是狗熊所见,大同[呲牙][呲牙][呲牙]

迁安韩辉

本来就是这样子

秦国玉

@迁安韩辉@天津轧三 张振国谢谢

秦国玉

今天我再从另一个角度和朋友们分享

秦国玉

两种热平衡一种是全炉热平衡,一种是炉缸热平衡

秦国玉

用炉缸热平衡分析高妒问题,更合理

秦国玉

但我们细分析炉缸热平衡,好像也有问题

迁安韩辉

所谓热制度,主要解决的是炉缸热制度

秦国玉

比如,热风带来的热量,有多少进入了炉缸呢?

秦国玉

@迁安韩辉[]

迁安韩辉

其他的什么理论燃烧温度,软熔带,什么的都是为炉缸热制度服务

秦国玉

前边我们讨论时,也提到过,应该在高炉内建立更多的热平衡体系进行分析研究

秦国玉

比如铁口部位的,无疑对铁口维护操作会有好处

秦国玉

风口区域的,无疑会对烧套分析有帮助

秦国玉

……………………

秦国玉

就是这些区域内,点与点之问,肯定热平衡收支,也有区别

迁安韩辉

此处省略n[呲牙]

秦国玉

分析越细,肯定更接近实际,对问题的控制,肯定更精细,更有力

浙江郭荣标

高炉糖缸很复杂

秦国玉

@迁安韩辉[呲牙][调皮][握手]

浙江郭荣标

目前还很难模拟

浙江郭荣标

很多理论都是通过解剖而推论

秦国玉

@浙江郭荣标[]假如用一个热平衡去分析铁口与风口,显然太简单了

秦国玉

再回到开炉

浙江郭荣标

是的

秦国玉

好多开炉之所以慢,失败

浙江郭荣标

那在固态间还好一点

浙江郭荣标

但在炉缸内那是几中物质形态共存

秦国玉

就是因为没有意识到加热炉缸的重要性

浙江郭荣标

传热模型很难建立

浙江郭荣标

但现在有深埋氧枪的

浙江郭荣标

这样就很的多了

浙江郭荣标

这样就有利的多了

浙江郭荣标

过去主要是材料、人工成本都低

浙江郭荣标

这些方面都不够重视

秦国玉

@浙江郭荣标我们不怕难,因为我们设立的目标,不是一次性建立完美数学模型,而是让现有分析更细致更合理[握手]

秦国玉

当然,进步越大越好

秦国玉

@浙江郭荣标[][]

秦国玉

比如渣铁物理热低,铁口难开,铁粘炮,凝死沟、撇渣器,粘包,甚至烧风口

韩飞,天津轧三

长期焖炉基本上三四天全风就算快速的

秦国玉

还能避免因铁口难开而引发的跑大流,风口灌渣等恶性事故

秦国玉

真是一热解千愁

秦国玉

但怎样让炉缸快速热起来呢?

秦国玉

最原始的办法,是用渣铁加热

秦国玉

扯的远点

张店张吉增炼铁厂长

@秦国玉[]

裕华张振国

这两种思路,还有一极大缺点,就是加热顺序是从风口向铁口,靠风口的区域先加热,而铁口区域最后加热,经常会出现风口已很热,铁口却不暢的现象,这种顺序不合理

秦国玉

我们知道,计算高炉热平衡,有两种方法

秦国玉

@天津轧三 张振国[]

秦国玉

@张店张谢谢[握手]

裕华张振国

@秦国玉抄袭你的[偷笑]

秦国玉

@天津轧三 张振国不,是狗熊所见,大同[呲牙][呲牙][呲牙]

迁安韩辉

本来就是这样子

秦国玉

@迁安韩辉@天津轧三 张振国谢谢

秦国玉

今天我再从另一个角度和朋友们分享

秦国玉

两种热平衡一种是全炉热平衡,一种是炉缸热平衡

秦国玉

用炉缸热平衡分析高妒问题,更合理

秦国玉

但我们细分析炉缸热平衡,好像也有问题

迁安韩辉

所谓热制度,主要解决的是炉缸热制度

秦国玉

比如,热风带来的热量,有多少进入了炉缸呢?

秦国玉

@迁安韩辉[]

迁安韩辉

其他的什么理论燃烧温度,软熔带,什么的都是为炉缸热制度服务

秦国玉

前边我们讨论时,也提到过,应该在高炉内建立更多的热平衡体系进行分析研究

秦国玉

比如铁口部位的,无疑对铁口维护操作会有好处

秦国玉

风口区域的,无疑会对烧套分析有帮助

秦国玉

……………………

秦国玉

就是这些区域内,点与点之问,肯定热平衡收支,也有区别

迁安韩辉

此处省略n[呲牙]

秦国玉

分析越细,肯定更接近实际,对问题的控制,肯定更精细,更有力

浙江郭荣标

高炉糖缸很复杂

秦国玉

@迁安韩辉[呲牙][调皮][握手]

浙江郭荣标

目前还很难模拟

浙江郭荣标

很多理论都是通过解剖而推论

秦国玉

@浙江郭荣标[]假如用一个热平衡去分析铁口与风口,显然太简单了

秦国玉

再回到开炉

浙江郭荣标

是的

秦国玉

好多开炉之所以慢,失败

浙江郭荣标

那在固态间还好一点

浙江郭荣标

但在炉缸内那是几中物质形态共存

秦国玉

就是因为没有意识到加热炉缸的重要性

浙江郭荣标

传热模型很难建立

浙江郭荣标

但现在有深埋氧枪的

浙江郭荣标

这样就很的多了

浙江郭荣标

这样就有利的多了

浙江郭荣标

过去主要是材料、人工成本都低

浙江郭荣标

这些方面都不够重视

秦国玉

@浙江郭荣标我们不怕难,因为我们设立的目标,不是一次性建立完美数学模型,而是让现有分析更细致更合理[握手]

秦国玉

当然,进步越大越好

秦国玉

@浙江郭荣标[][]

浙江郭荣标

迁安韩辉

人家都说太天真。但心理因素对高炉的成败不可忽视。只有从心里去体会高炉,才知道他需要什么,才有所谓的一次成功。

浙江郭荣标

好的

王国栋工长

@秦国玉好的

迁安韩辉

好的[OK]

浙江郭荣标

一个是信心,一个是精心准备

迁安韩辉

气氛是好了,但跑题了[呲牙]

秦国玉

那我继续抛砖[呲牙][呲牙][呲牙]

韩飞,天津轧三

@迁安韩辉咱们爱高炉胜过爱家人了

秦国玉

最原始的加热炉缸的方法,是用渣铁加热

秦国玉

刚开始,炉缸凉渣铁少

迁安韩辉

@韩飞,天津轧三所以你才会一次成功。你总结的开炉经验是文字和数字。但谁照本宣科的拿去用也不一定实用,因为真正的感受,在你心中。别人无法分享。

迁安韩辉

回正题

秦国玉

所以渣铁进入炉缸后,被降温,变得难流,成分差

迁安韩辉

嗯嗯

秦国玉

开炉之所以被大家看作老虎,这是主要原因

秦国玉

之一

秦国玉

所以才有人海战术

秦国玉

还有新炉全焦开炉,一直有朋友担心

秦国玉

我认为也是用木柴填充炉缸,木柴着完后,大量红热焦炭进入炉缸,对加热炉缸,比全焦有优势

秦国玉

这方面,闷炉高炉比新开高炉占点优势

秦国玉

因为闷炉高炉中,炉缸内焦炭干、热

秦国玉

比新开高炉好加热

迁安韩辉

是的,即使木柴不能全部燃烧(因为下部没氧气),但碳化以后由于密度等原因,也不会太多吸热。再加上红焦炭。也是大大加快速度

秦国玉

这种办法,肯定有一段时间,高炉是在过独木桥

秦国玉

第二种办法,是用渣铁加煤气来加热炉缸

秦国玉

也就是尽量空喷铁口

秦国玉

这样,一方面让回旋区燃烧带向炉缸方向移,另一方面,让一部分高温煤气通过炉缸从铁口排出,从而起到加热炉缸的作用

迁安韩辉

这也是最传统又被广泛利用的

秦国玉

当然,原有渣铁的加热作用还在,甚至温度还会更高些

迁安韩辉

但我认为效果不咋好

秦国玉

显然,第二种方法更快些

秦国玉

@迁安韩辉愿闻其详[调皮][抱拳]

郭俊花

@迁安韩辉说说你的观点

郭俊花

@迁安韩辉迫不及待的想取经

郭俊花

……

迁安韩辉

@郭俊花我还想取经呢。[偷笑]

迁安韩辉

不过我个人观点,还是下氧枪。

郭俊花

@迁安韩辉可以说的具体点吗?

迁安韩辉

因为渣铁在导向炉缸的过程中,是越走越凉的。也就是说到达铁口处,温度最低。

秦国玉

[]

郭俊花

@迁安韩辉嗯,知道,然后呢……

迁安韩辉

尤其对于焖炉或者其他原因未清理死铁层的高炉。铁口以下即是凝铁

郭俊花

@迁安韩辉后续……

迁安韩辉

但最初的氧枪设计,有一些问题

郭俊花

…………

郭俊花

@迁安韩辉氧枪得改进

郭俊花

@迁安韩辉还是氧管改进

迁安韩辉

原来一般采取直径十公分以上的无缝钢管,里面外层通空气或者氮气循环防止过快氧化,内层通氧气和空气混合物。

郭俊花

@迁安韩辉你一般用多大管,开炉时~

郭俊花

@迁安韩辉多少风口?

迁安韩辉

通过观察压力,确定氧枪头是否烧损,如果烧损证明已有渣铁贮存,撤掉即可出铁

裕华张振国

不矛盾,@迁安韩辉开炉前下氧枪,只要送风风口铁口贯通,靠喷吹效果好点,风口到铁口整体加热,当然流动性不好了可以临时下个简易氧枪。

郭俊花

@迁安韩辉一般多少风量,你的

首秦炼铁部王效东

以后环保要求严了,喷吹铁口可能会受限制

迁安韩辉

不是矛盾,我认为喷吹效果不好,是因为风口前产生的热量,往上去的比例远远大于往铁口去,铁口就那么粗。

迁安韩辉

等会再说这个,我先说氧枪

裕华张振国

开炉送风后氧枪就不好下了

迁安韩辉

别太武断

秦国玉

@迁安韩辉说到了一个关键[微笑][]

郭俊花

@天津轧三 张振国应该先下氧枪吧……

郭俊花

@迁安韩辉继续说

迁安韩辉

开炉前尽可能的清理铁口附近,

裕华张振国

现在焖炉开炉前都用氧枪@郭俊花

迁安韩辉

如果没扒,就尽可能的沿铁口上侧烧进去

郭俊花

嗯嗯,我知道

郭俊花

@迁安韩辉一口气说完

郭俊花

等着着急@迁安韩辉

郭俊花

@迁安韩辉……

迁安韩辉

氧枪和开口机钻杆一般粗,尽量采用不锈钢管,前端做上尖帽,前端侧边打孔,焊在一节钻杆上,把开口机角度调整至最小,争取打到炉内。

秦国玉

空喷铁口,有个小技巧

秦国玉

刚才韩辉说的很关键

迁安韩辉

就利用开口机打进退出,这个直径不会跑大流。因为那种粗氧枪,造成的跑大流太多了

郭俊花

@迁安韩辉这句话是经典

秦国玉

就是向下的煤气少,加热炉缸效果有限

迁安韩辉

氧枪的事,就这么多。

迁安韩辉

回头再和秦工一路,研究喷铁口的事

秦国玉

但有办法解决,可以提高顶压

迁安韩辉

@秦国玉知己

秦国玉

甚至可以让煤气全从铁口排出

秦国玉

@迁安韩辉[呲牙][呲牙][握手][握手][拥抱][拥抱]

裕华张振国

@迁安韩辉你说的王水文那个专利

迁安韩辉

因为我很少焖炉,都是降料面比较多。所以一般情况下,只要料面超过炉腰,不急于下料,而是养起顶温引煤气。

郭俊花

@天津轧三 张振国呵呵,人家的专利,被韩辉盗用了……

裕华张振国

照片换手机找不到了,遗憾啊。

迁安韩辉

@天津轧三 张振国谁的专利我不知道,我只是在一次开炉上人家用过,很成功,不是我的炉

郭俊花

@迁安韩辉我感觉你说的不够全面

郭俊花

@迁安韩辉有点缺少什么……

迁安韩辉

@郭俊花那只是看到的,不是自己亲自操作,肯定不够全面和深入

秦国玉

第二个是环保问题,这时风量小,尽可以让除尘风机控制,所以扬尘也应该可以控制,控制不了,再调整煤气分配

郭俊花

@迁安韩辉你是借用,不是亲身体验

迁安韩辉

我现在想说的是喷铁口的事

秦国玉

所以,第二种方法,还是有不少新内容[微笑]

郭俊花

@迁安韩辉看到的只是表面,不能深入了解更多

迁安韩辉

@郭俊花这个是在内蒙一座高炉上,看一个朋友在用

迁安韩辉

能不能叫我继续我的话题,然后在批评我的肤浅[偷笑]

郭俊花

@迁安韩辉好,明天再问问

郭俊花

@迁安韩辉好,请继续

迁安韩辉

我本来也没想过多的研究这个。是那朋友和我介绍这个的好处我听了一些

裕华张振国

@郭俊花其实那种氧枪我也一直在思索,就是不知怎么用开口机钻进去的。

郭俊花

@天津轧三 张振国明天我给你找个专家问问,告诉你[握手]

迁安韩辉

接上原来的。炉料装至炉腰以后养顶温引煤气,这样做有很多好处。一是环保压力,一是如果冷风开炉,可以尽早烧炉,还有就是,提高顶压尽可能的把煤气引向铁口。

裕华张振国


裕华张振国

@郭俊花谢谢[抱拳][抱拳][抱拳]

迁安韩辉

这个时候不要管它压差多高,因为料层薄,压差可能很低。

郭俊花

@天津轧三 张振国不客气

迁安韩辉

但我们的目的是把煤气导向炉缸,而不是去研究什么压差和透气性。

迁安韩辉

@天津轧三 张振国和这个差不多,只是它只有一根管子

迁安韩辉

我没拍照

裕华张振国

@迁安韩辉[握手]这种氧枪方式真的不错。

郭俊花

@迁安韩辉可以借用一下,但不知道,效果怎么样?

郭俊花

@迁安韩辉有机会试试

迁安韩辉

那我有机会也再问问他?

首秦炼铁部王效东

还没送气怎么提顶压

韩飞,天津轧三

@迁安韩辉长期焖炉后的开炉,得平着铁口进去,否则铁口跟风口不容易连通

郭俊花

@迁安韩辉明天电话再详细了解一下,再继续讨论

首秦炼铁部王效东

料刚加到炉腰就改高压,是否安全

郭俊花

高炉需要稳定,顺产,处理问题越简单越好,不要把问题复杂化……

秦国玉

@东方红可以关个放散,更好的办法是早引煤气[微笑][握手]

首秦炼铁部王效东

这里边涉及安全问题

秦国玉

@东方红[]对,还有安全问题

裕华张振国

@郭俊花[]

秦国玉

但都有解决办法

秦国玉

想到是一大进步,做到是更大进步

郭俊花

@秦国玉办法好说,前提是必须安全,如果有隐患,这个是千万不能的,试验是好,就怕出现不好的结果,企业负担不起

郭俊花

@秦国玉作为企业管理人员,我们在这个风口浪尖之上,更承担不起[握手]

郭俊花

@秦国玉稳定是重中之重……

秦国玉

@郭俊花早过了试验阶段了,拿试验阶段的东西讨论,不是给自己挖坑吗?[调皮][握手]

郭俊花

@秦国玉嗯嗯……

秦国玉

安全,那绝对是第一!@郭俊花[握手][握手]

郭俊花

@秦国玉我就怕你把自己埋进去了,我还得去救你[握手][憨笑]

郭俊花

@秦国玉老乡,珍重,晚安[握手][OK]

秦国玉

@郭俊花谢谢[调皮]

郭俊花

@秦国玉呵呵客气了[握手][再见]

迁安韩辉

我不知道炉腰引煤气有啥安全隐患

迁安韩辉

是不是说氧气还能从风口到炉腰?

迁安韩辉

对不起出去一下刚回来

烘熔马建明

不在现场应该不会知道祥情

秦国玉

知道加热炉缸的重要,知道加热炉缸的方法,只是开炉需要掌握的一部分,以上这两种方法,更只是加热炉缸方法的一部分

秦国玉

这不是把问题复杂化

秦国玉

实际比这更复杂

迁安韩辉

你说的安全只哪方面,我们可以探讨。我也不能保证自己做的全对

秦国玉

有备才能无患,考虑越全面,实施才会越顺畅

迁安韩辉

安全的重要性我觉得没必要强调。只是想知道不安全的原因在哪!

烘熔马建明

慎重

秦国玉

好多事故的原因,都是预料不足,准备不足

迁安韩辉

慎重哪方面啊?

烘熔马建明

一知半解

烘熔马建明

只是提醒

迁安韩辉

是考虑氧气反应不充分?还是说怕下料时带入空气?

秦国玉

@迁安韩辉[]安全重要,但不能被安全吓倒,电、水、煤气、核,那个不危险,但又有哪个不在造福我们[呲牙]

迁安韩辉

这个其实高炉操作,每一步都要相好可能产生的后果。

郭俊花

韩辉开炉料装到炉腰都是焦炭风能加到多少,顶压用到多少?我也想学习学习??

迁安韩辉

过早引煤气,早到啥时候。又有什么办法来应对很重要。

郭俊花

@迁安韩辉回答我的提问[抱拳]

迁安韩辉

580为例,冷风开炉!

秦国玉

关于氧枪,讨论过不少,但是,可能没讨论的更多,明天可以接着继续讨论

迁安韩辉

焦炭装到炉腰,送风点火

迁安韩辉

最初风压50,因为没清炉缸下不进氧枪,所以采取空喷。

郭俊花

@迁安韩辉你是实用者,还是引用……

秦国玉

@郭俊花顶压、风和装料深度是什么关系呢?

迁安韩辉

我是继续呢还是停下来?

郭俊花

秦国玉

好多时候,我们用习惯判断,而不是用原理,我经常犯这种错[呲牙][呲牙][呲牙]

迁安韩辉

如果想问问过程我就说说

迁安韩辉

如果是怀疑,我就没必要证明啥

郭俊花

@秦国玉我再看韩飞的高炉运行情况

郭俊花

@迁安韩辉你说说过程

郭俊花

@秦国玉正常情况下顶压和风压控制一个合理的压差范围,但刚送风装料顶压不知道怎么用。你给说说

迁安韩辉

我这人,从来不太爱确定风压的使用,也不太喜欢去拿着比总结一些细节,如果你相信,我就简单介绍一下。

郭俊花

@迁安韩辉你先说说看……我再说

迁安韩辉

首先风的使用,多高为合适?这要看诸多因素,没办法固定

迁安韩辉

好,继续

秦国玉

@郭俊花假如有个高炉,闷了五十多天,一天就全风喷煤了,我们应该怎么看呢?

郭俊花

@秦国玉你先让韩辉说完,可以吗?[OK]

迁安韩辉

风压加到50,铁口方向四个风口送风。送风前用铁丝探料线,刚好装满炉腰。

秦国玉

@郭俊花美女,根据压差,控制顶压,原理是什么呢?这个话题,我们后天可以讨论[调皮][握手]

秦国玉

@郭俊花好,听你的

韩飞,天津轧三

开炉初期,我喜欢的是强风、高温、轻负荷,顶压随风压跟正常略低,料制放边,小矿批

郭俊花

@迁安韩辉@秦国玉,那样吧,今天太晚了,都休息吧,明天继续[握手][握手][握手]

秦国玉

[OK]

迁安韩辉

送风后下20吨空焦,当然都是估计着下的。然后三个小时后顶温长到420引煤气。这时的考虑是,风量不大,进入的氧气能够完全反应,而且即使还有一部分空气,由于没有引起爆炸的温度。所以可以小心引煤气。

郭俊花

@秦国玉@迁安韩辉@韩飞,天津轧三,晚安

郭俊花

@迁安韩辉你说的不安全,做的不仔细,有安全隐患!

迁安韩辉

再进入布袋以前,做爆震实验

郭俊花

@迁安韩辉明天晚上,在讨论

迁安韩辉

无危险后引入箱体

迁安韩辉

安全不等于教条

迁安韩辉

只要理解了爆炸原理

迁安韩辉

规避爆炸是可以做到的

韩飞,天津轧三

@迁安韩辉嗯,没问题

迁安韩辉

所谓爆炸,一是混合气浓度,一是温度或者明火,

迁安韩辉

@韩飞,天津轧三我们两个操作高炉思路不会一致,因为性格不同。但对高炉的理解是一样的。

迁安韩辉

你是那种大将风度运筹帷幄

迁安韩辉

我是小心谨慎,小步快跑

韩飞,天津轧三

@迁安韩辉心中有数就中

迁安韩辉

@韩飞,天津轧三对了,这是最主要的

烘熔马建明

爆炸气体必须有可燃气体

迁安韩辉

有些是说出来很简单,但要实施,每一步都得经过深思熟虑。不是拍脑门子就能去做的。

迁安韩辉

我知道担心爆炸就是尽早引气争议所在

烘熔马建明

ok

韩飞,天津轧三

@迁安韩辉这几次焖炉,开炉30分钟内就全引煤气了,送风扣大放散,半引

迁安韩辉

可燃气体就是煤气

迁安韩辉

对,最初半引

迁安韩辉

@韩飞,天津轧三[]不引气下一步没办法干

迁安韩辉

助燃就是氧气

韩飞,天津轧三

是的

迁安韩辉

氧气来源于哪里?

韩飞,天津轧三

@迁安韩辉早点睡觉吧

迁安韩辉

一是炉子里在生产以前留存的,送风以后估计早就吹没了

烘熔马建明

应该睡觉了

迁安韩辉

最后一句,因为明天不一定有空,把话说出来留着你们明天讨论

韩飞,天津轧三

[微笑][咖啡]晚安@烘熔马建明@迁安韩辉

裕华张振国

[表情]

秦国玉

[微笑][微笑]

迁安韩辉

再有就是风口进入的。风口进入到料面,还有多高高度?煤气发生炉,要装多厚的燃料?为什么要到炉腰而不是更早?因为这个高度足够氧气完全反应

迁安韩辉

但是所有事不能说太绝对,所以在真正引入箱体以前,还要做爆震试验,至于中间的什么重力除尘氮气吹扫,这些要在在这里提示真的没啥必要。

迁安韩辉

好了。晚安

迁安韩辉

@秦国玉哥哥晚安

秦国玉

晚安[微笑]

上一篇:【独家】关于“闷炉与开炉的注意事项”微信群讨论记录
下一篇:第三次关于“闷炉与开炉的注意事项”微信群讨论
分享到:
[腾讯]
关键字:无

降本增效排行榜

更多+企业招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