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
客服热线:0311-85395669
资讯电话:
139-32128-146
152-30111-569
客服电话:
0311-85395669
数据指标

太狠了!电炉炼钢厂可以这样一步一步把综合钢铁厂干趴下!

时间:2020-03-24 11:15:51|来源:摘自百马镇长田老师|浏览:|评论:0条   [收藏] [评论]

作者:田同生1颠覆式创新理论视野下:小型钢铁厂分析小型钢铁厂的炼钢技术出现于20世纪60年代中期,通过电弧炉溶解废钢,连续将其锻造为钢坯,然后再将钢坯轧制成钢筋、钢棒、钢梁和钢板。由…

作者:田同生
1“颠覆式创新理论”视野下:小型钢铁厂分析
小型钢铁厂的炼钢技术出现于20世纪60年代中期,通过电弧炉溶解废钢,连续将其锻造为钢坯,然后再将钢坯轧制成钢筋、钢棒、钢梁和钢板。由于小型钢铁厂的原材料是回收来的废旧钢铁,不是矿石,因此,它的生产流程比较短,又被称为短流程钢铁厂。而那些通过用铁矿石、煤炭和石灰石最终转化为钢铁制品的钢厂即为综合钢铁厂,也被称之为长流程钢铁厂。
 
从规模上看,小型钢铁厂的生产规模不及综合型钢铁厂的十分之一,但是,小型钢铁厂是最具效率和成本最低的。1995年,最高效的小型钢铁厂,每生产一吨钢铁只需0.6个工时,而最高效的综合钢铁厂则需要2.3个工时,后者约为前者3倍的工时。尽管小钢铁厂规模小、生产设备简陋,但是这让它们从一开始就具备了低于综合钢铁厂约20%的成本优势。同类产品,小型钢铁厂可以做到“人有我廉”
 
初期,由于受到技术的限制,通过电弧炉将废旧钢铁熔炼后生产的钢铁产品质量不高,只是被做成钢筋(螺纹钢)使用。对于综合钢铁厂而言,钢筋这个产品的毛利率一直徘徊在7%左右,钢筋这个品类在钢铁行业中的占比并不大,也只有4%。毛利不高,市场也很小,钢筋被认为是最没有投资价值的品类。
 
已经习惯了吃香喝辣的综合钢铁厂,看不上钢筋这种低毛利小市场的业务,它们开始华丽转身而去开发利润更高市场更大的产品。是呀,有了肉吃,谁还愿意去啃骨头呀,到了1979年,综合钢铁厂退出了钢筋市场。
 
一开始,小型钢铁厂在钢筋这个市场上享有很高的利润。但是好景不长,小型铁厂之间开始大打价格战,使得钢筋的价格出现暴跌,小型高铁厂只能维持生存。
 
综合钢铁厂在角钢、钢条和钢棒等高端产品市场上获得了丰厚的利润,毛利是12%,大约占市场规模的8%。对于小型钢铁厂来说,这是一个极具诱惑力的市场。于是,如同当年进攻钢筋市场一样,小型钢铁厂发起了向角钢、钢条、钢棒这个市场的冲击。
 
当小型钢铁厂能够生产角钢、钢条、钢棒产品之后,综合钢铁厂的表现和上次面对钢筋市场时的态度一样,它们无心恋战,轻易就把市场拱手让给了小型钢铁厂
 
之前发生过的故事又一次重新上演,到了1984年,综合钢铁厂退出市场后,小型钢铁厂开始了价格战,角钢、钢条、钢棒的利润一次一次被拉低。
 
路在何方?
 
毫无疑问,综合钢铁厂继续向更加高端的结构钢市场迈进。这一块市场的毛利是18%,市场容量是角钢、钢条、钢棒市场的三倍,实在是太丰厚了。
 
当时,行业内的专家们认为,结构钢主要用于建筑和桥梁结构,对于规格质量的要求是很高的,只有综合钢铁厂的轧钢设备才能生产出结构钢,小型钢铁厂根本没有实力去投资这种轧钢设备的。
 
然而,这些专家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为了求得生存,小型钢铁厂再度显示出不畏艰难勇于拼搏的胆量,这也印证了“胆大人艺高”那句话,在从角钢转向结构钢的过程中,小钢铁厂取得了技术上突破,开始进入了结构钢的市场。
 
进入结构钢市场的初期,小型钢铁厂只能轧出低端的结构钢。综合钢铁厂如同之前的态度一样,采取的措施依旧是关闭结构钢生产线,退出这个市场,投资于利润更高的钢板产品。纽柯钢铁(Nucor)是一家从1972年才开始通过回收废旧钢铁炼钢的小型钢铁厂,在螺纹钢市场站稳脚跟后,便开始冲击更大的市场。纽柯在阿肯色州建立了生产结构钢的工厂。到了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小型钢铁厂把最后一个综合钢铁厂逐出市场。
 
难以令人相信的是,这种循环又一次重演了,纽柯成功地进军钢板市场,它的市值已经超过了美国最大的综合钢铁厂——美国钢铁公司(US Steel)。美国钢铁厂成立于1901年,由卡内基钢铁公司和联合钢铁公司等十几家企业合并而成,曾经控制着美国钢产量的65%。
2019年5月19日,我看到一则消息,位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伯利恒钢铁公司前总部大楼被爆破拆除。伯利恒钢铁公司曾经是美国第二大钢铁生产公司,于2001年宣布破产,2003年倒闭。

这是一座21层高的大楼,曾经是当地的最高建筑,有着四十七年历史。
爆破过程大约16秒,很多人至现场观看。


我是在网上观看了这段16秒长的爆破拆除视频,那一幕真的让人心碎。
 
在钢铁行业中,综合性钢铁厂不断向利润更高的右上角迁移的进程,就是一部积极投资、合理决策、密切关注主流客户的需求,赢得创纪录利润的历史。然而,综合钢铁厂同样遇到了“创新者的窘境”,良好的管理决策正是让它们从行业老大的位置上落马的根本原因。
 
令人遗憾的是,半个世纪以来,这已经成为了一种“魔咒”,至今,没有一家综合钢铁公司能够穿越。
钢铁行业的颠覆式创新并没有停步,仍在继续。
 
2颠覆式创新:让大河钢铁成为“钢铁界的特斯拉”
 
一座巨大的蓝色厂房,坐落在毗邻密西西比河的大豆田(占地1100英亩)上,一排排的每个重约300吨装满废钢铁的容器(旧汽车和冰箱的钢制残骸)在电炉旁等候着。汽笛声刺耳,震耳欲聋的隆隆声响起,耀眼的火花从闪闪发光的钢包中升起。
 

BRS大河特种钢铁厂

 

BRS大河特种钢铁厂回顾四周,一间中央控制室里坐着一位操作员,他的前面是十几台LCD显示屏,这些显示屏上显示的图形都来自于这座17.6万平方米的轧钢厂,来自每台设备上的数千个传感器所传输的数据。一台显示屏使用光发射光谱仪实时分析钢水中的成分,确定混合物中铜等合金的含量。红色数据显示这座不超过6米的熔炉室温度处于2,951华氏度。

 

这家小型钢铁厂每天生产4500吨热轧钢,即每年的产量约为165万吨。
 
“我们是一家科技公司,只不过是进入了钢铁界而已。”大卫·斯蒂克勒说。
这是《福布斯》杂志记者描写的有关大河钢铁厂的场景,大卫·斯蒂克勒是大河钢铁的CEO。
 
大河钢铁是一家成立仅五年的初创公司,它在用人工智能颠覆钢铁行业。
 
2020年元旦前一天,我在云南省的石屏县见到大卫·斯蒂克勒。
我们都是应知名探险家金飞豹的邀请去参加石屏异龙湖环湖马拉松比赛的。

我跑42.195公里的全程,大卫·斯蒂克勒和太太跑5公里。
 
三个月前,我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参加金飞豹的颁奖典礼认识了大卫·斯蒂克勒的太太,她的中文名字叫李博佳,老家在云南,年轻时是体操运动员,上个世纪90年代来到美国。大卫·斯蒂克勒是克利夫兰人,曾任会计师,曾在投资银行工作过15年,主要从事大型钢铁的融资工作。

颠覆式创新让大河钢铁创造了很多世界第一。
 
  • 第一、能耗最低。即使以电炉钢厂的代表企业纽科公司为标准,大河钢铁也是实现了节约能源18%。

  • 第二、最环保。钢铁行业第一家进行LEED认证的钢铁厂,LEED是英文Leadership in Energy and Environmental Design 的首字母缩写,这是一项由美国绿色建筑协会发起的全球公认的绿色建筑评价体系。获得LEED认证代表着该工厂在设计、施工、维护和运营各环节时刻关注环境以及人的健康。

第三、人工效率最高。

大河钢厂二期总产量能达到每年330万吨,总共只需要600多人,人均产钢量将进一步达到5000吨/年。

 
大卫·斯蒂克勒说:“40年前,钢铁行业人工成本占到总投入的80%,20%是靠技术;但现在完全变了,90%是技术和AI,只有10%是人力的工作。技术成熟和AI是未来钢铁生产过程中提高产品质量的关键。”
 

第四、产品认可度最高。大河钢铁于2014年7月开始建设,第一条生产线于19个月后投入运营。产品一出炉,就成为国际著名的特钢企业,包括特斯拉、德国宝马、日本三菱、韩国现代等都是大河特种钢铁厂的首批客户。

站在大河钢厂背后的人工智能公司是Noodle.ai公司,于2016年3月14日在旧金山成立。这个公司组建了一支由世界顶级的AI专家、超级计算机工程师、管理咨询专家组成的约100人的团队,目的是找到在复杂环境中AI的解决方法,将AI应用于基本商业挑战,像需求预测、价格、供应链、客户承诺和工业操作。大河钢铁采用的“BEAST”,包括感知引擎、预测引擎和推荐引擎三个主要部分。

“感知引擎”寻找到的相关数据与外部世界的规律,能感知到以前不知道的风险或机遇。“预测引擎”分析以10亿计的可行性,可以应对未来,把业务过程中可能发生的都计算出来,并给出原因。“推荐引擎”则找到能达到目标的最佳策略,然后将你的选择反馈回BEAST来进行学习和优化。

2018年3月13日美国工业人工智能年会上大卫·斯蒂克勒发表了演讲,工业行业如何应用AI来使得客户、雇员和股东获益,AI在工业行业如何产生新类型的工作,需要那些新的工作技能,我们的团队做到了用最高效的方法开发质量最好的钢材。会议上越来越多的案例,证明AI和机器学习正在工业行业推广,大河钢厂的骄傲是每个员工拥抱这些新技术每天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在生产钢材。

大河钢铁的第一大股东是美国科氏工业,占股40%,全球最大的非上市公司,年销售额超过1150亿美元。
第二大股东是德克萨斯太平洋投资集团TPG Capital(前Texas Pacific Group),占股20%,世界级知名的私募投资公司,2016年TPG拥有资产总值超过750亿。2005年联想收购IBM全球PC业务的3.5亿战略投资就是TPG提供的。
 
并列第二大股东是阿肯色州教师退休基金ATRS,占股20%。该基金是美国401K养老基金之一,截止2016年10月ATRS基金资产价值150亿美金。
 
最后一个友情赞助的投资人,是沃伦.巴菲特麾下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子公司BNSF Railway出资2500万美元,扩建了直通钢厂的铁路使之与干线链接,为BRS项目的物流提供大力支持。
 
我和大卫·斯蒂克勒交流都是由他太太李博佳帮我们翻译。听说我已经跑过130场马拉松之后大卫·斯蒂克勒伸出大拇指给我点赞,他指着手腕上的手环说,每天要徒步两万步左右。
 
我说,有了每天两万步的基础,慢慢可以从徒步自然切换到跑步。用跑起来能够自然地和旁边人聊天的速度跑就可以,千万不要快,不要大喘气。
 
我笑着告诉大卫·斯蒂克勒,我和创业伙伴一起创立了一家叫做跑哪儿的科技公司,不过,我们聚焦的赛道是体育旅游,跑哪儿与大河钢铁的共同之处在于,我们都是在用科技的手段改变传统行业。

今年4月中旬,我要去美国参加一年一度的波士顿马拉松,比赛结束后我会专程拜访一次大河钢铁,近距离学习一下这家颠覆式创新的公司。
 
有一家媒体把大河钢铁称作“钢铁界的特斯拉”。
 
如此一来,大卫·斯蒂克勒不就是另一个“钢铁侠”吗?
延伸阅读
上一篇:京唐高铁按下复工“快进键”
下一篇:全国民营钢企首家!沙钢自主研发SG50WH470高牌号硅钢!
分享到:
[腾讯]
关键字:API handler does not exist

市场走势解析排行榜

更多+企业招聘